论《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文献综述

 2022-07-14 08:07

论《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

文献综述

  1. 前言

《聊斋志异》,简称《聊斋》,俗名《鬼狐传》,是中国清朝著名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的意思是在书房里记录奇异的故事,全书共有短篇小说491篇,内容丰富,题材广泛。作品成功塑造了众多的经典艺术形象,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故事情节曲折离奇,结构布局严谨巧妙,文笔简练,描写细腻,堪称中国古典短篇小说的巅峰。

《聊斋志异》主要描绘的是神、鬼、人、妖在世俗间生活的点滴事,这些点点滴滴描绘的是黑暗社会和腐败的政治,是对科举制度的批判,是青年男女在爱情和婚姻问题上的不同观念的体现。

女性形象这一话题一直是古往今来各大学者所研究的话题之一,经久不衰。归根到底,还是女性的地位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得到显著的提高。至今,仍有国家将女性视为男性的附属品,女性地位低下至社会底层,故,女性形象一直是社会各界探讨的一个话题,也衍生出了不少讴歌女性自立自强,巾帼不让须眉的故事。在,《聊斋志异》中,着墨最多的便是其中的各色女性,她们或人或鬼,或神或妖,但大多都是风情万种,青春迷人。她们有的是贤妻良母,有的是悍妇妒妇,还有的是红颜知己,她们每个个体都有着鲜明的特色,对于在这尘世间的生活有着各自的理解和诠释。本文试从不同的方向分析《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

  1. 主题部分

《聊斋志异》自问世以来,便有不少文人墨客对其进行品评、鉴赏。即使时代的不断发展进步,也并未阻止人们对他的研究,渐渐地,研究《聊斋志异》逐渐成为了一门学问,不少学者开始研究他们喜欢的方向。近几年,学者们对《聊斋志异》的研究日趋深入,这样,也从不同各方面展示了作品的丰富内涵。

  1. 从作品女性角色的身份角度。
  2. 仙。作品中描绘的仙境有很多,但是将仙人作为主角撰写的故事却很少,最具有特色的应该是《仙人岛》这篇,故事描述的是书生王勉遇仙,后在仙人岛上经过考验,迎娶岛主女儿,并最终成仙的故事。可以说,在世人的眼中,仙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很难与凡人有所交集,即使下凡,也是违反天规的存在。在《仙人岛》中,岛主的女儿芳云嫁予书生为妻,婚前的芳云潇洒恣意,不拘小节,婚后以夫为天,尽量满足丈夫的各种要求,用最理智的做法帮助自己的丈夫,贤良淑德又不失睿智,许是自身作为仙人的根本修养吧。学者郑春元在自己的一篇文章《lt;聊斋志异gt;中仙人小说的喜剧色彩》中提到以为名为翩翩的仙女,这位仙女堪称仙女的典范。虽恋慕红尘嫁予凡人,但所嫁非人,丈夫是一位好色之人,然翩翩并没有弃之而去,反用法术让好色的丈夫出丑,以此断绝他的色心,可谓是一招见效。郑春元先生描绘的虽然是《聊斋志异》中的喜剧色彩,但是从这浓重的喜剧氛围中,我们也看到了蒲松龄先生对当世女子的期望,即使没有高超的法术,女子在这世间想要幸福安然的生活下去,必要的生活技巧是很必要的。而我们从蒲松龄先生对仙女的描写中,也可以看到,她们的形象是鉴于凡人与神之间的,比凡人多一份对生活的了然,又比神少一分不食烟火,从中寄寓了蒲松龄先生对社会女性的殷切期望。
  3. 人。《聊斋志异》中的故事基本上都是以人世为基调,基本上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尘世间,所以,以凡人女性为主角的故事不在少数,但我们可以将其分为几大类,有家庭主妇,有风尘女子,更有行侠的女子。每一类人即使她们的社会地位不尽相同,但她们遇到的问题却大致一样,可以囊括为家庭、婚姻、爱情这些方面。家庭主妇这类多是勤勤恳恳操持家务却不得夫爱,终下场悲惨;风尘女子这类多是勇于追求,却碍于身份卑贱而备受欺辱;行侠的女性即侠女,作品中有诸多篇章进行过分析归纳,如《侠女》、《红玉》、《霍女》、《蕙芳》、《农妇》《房文淑》等。在侠女行侠之前,男主多有坎坷乃至不幸的遭遇,或学有所成却才无所用,或家境贫寒入不敷出,经过侠女的侠义相助后,他们的生活得以焕发新生,子嗣延承,家道兴盛。我们均知。传统的侠士都是以武行侠,但是以上的女主人公通过切身参与进男主人公的生活帮助他们获得新生,此侠义之举,与女性的传统意义上的形象不谋而合,这是蒲松龄先生对侠客人物的重新塑造,也是在此基础上的继承与发展。
  4. 鬼。女鬼的形象在作品中可谓是不胜枚举,最经典的莫过于众人皆知的聂小倩了。就聂小倩这一女性形象来讲,可谓是蒲松龄先生塑造的人物中最为不朽的一个角色了。张玲秀女士的一篇文章《从塑造人物的成功性上谈lt;聂小倩gt;经久不衰之原因》,文中对于聂小倩这一角色,她一“由鬼到人,具有丰富性”这几个字来概括。诚然,聂小倩这一角色的丰富性在于她角色的转变,由惑人害人的女鬼转变为痴情专一的可怜女子,获得宁采臣和燕赤霞的帮助,最后成功摆脱被控制的命运,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们经常用“森然”“可怖”这些词语来形容鬼,可见鬼对于凡人来说是极为厌恶的存在,但聂小倩的倾世容貌让世人完全遗忘了这一点,反而是聂小倩身上的品质吸引了大家。聂小倩不仅聪明,还有情有义,她幻化为人形,不论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宁采臣的恩情,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小倩上奉宁母,下奉宁妻,毫无怨言,直至最后取得了宁母的信任和怜爱,纳入宁家,至此聂小倩由鬼到人实现完美转变。可见,蒲松龄先生塑造人物形象时有内涵有分寸。
  5. 妖。女妖在作品中的占比很大,是蒲松龄先生刻画人物形象的一个重要分支。在妖的分类中,属狐妖最为经典。蒲松龄先生刻画的狐妖形象有很多,有《莲香》《红玉》《辛十四娘》等。2009年《文化纵横》发表过一篇李琨先生的文章——从 《聊斋志异 》 中看狐仙的女性形象,这里作者将修炼成人的狐狸称之为狐仙,而不是我们通俗称的女妖,表达了作者对这种角色的喜爱之情。在最早期,狐狸精作为精怪体系中的一员,是人们心中的神灵,是瑞兽,是受到膜拜、供奉的,地位尊崇。相传在大禹的妻子,启的母亲涂山氏便是一只九尾白狐。这个时候,或许我们不能将之称为狐狸精,因为她们是高贵神圣的,及时偶尔沾染尘世间的烟火,也只为人民降下福泽。然,东汉以后,狐狸的地位逐渐走下神坛,南北朝时期佛道盛行,狐狸精给人们带来的形象有了颠覆性的转变,形象坠落已成定局。遂至今,狐狸精给人的形象也不再美好。然蒲松龄先生在作品中所描述的狐妖形象却大多是正面的。她们一般都具有现代女性的独立精神,充满着智慧,且美丽善良,表里如一。所以,这些狐仙们是现实妇女的理想化 , 也是书生们理想女性形象的寄托。在狐仙的一系列形象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蒲松龄的女性观和爱情观,作者有着尊重女性,欣赏女性,赞美女性美好的女性观。同时他也敢于言说,有着打破封建礼教枷锁,追求真爱的爱情观。
  6. 从与中国其他志怪小说的对比角度
  7. 唐传奇。潘晓生先生的文章《lt;聊斋志异gt;与唐传奇中的女性形象比较》中细细的分析了两者之间差异,我们可以知晓,时代的不同,文化的不同,两者之间的女性形象也是大不相同。唐传奇中因为时代的局限性,女性的形象较于《聊斋志异》有一丝的单薄,其社会价值有所局限,《聊斋志异》得其启发和借鉴,加上作者更为透彻的观察和分析,将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诠释地更加饱满深刻,在历史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8. 搜神记。干宝的《搜神记》同《聊斋志异》一样,是文言志怪的体裁类型,他们的表现形式均为谈狐说鬼,两部作品均描述了不少特色鲜明的女性角色。女性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弱者、配角的代名词,在古代社会中地位低下,然干宝的《搜神记》打破了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塑造出了许多性格鲜明的女性形象。她们或舍身取义,或惩恶扬善,或知恩图报,这些美好的品德是魏晋时期宽松的礼教环境给女性腾出来的自由空间,干宝将这一点在作品中体现了出来。随着时代进步与变迁,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更是将女性的地位与能力诠释出一个新的高度,并赋予了女性学识才干,让女性形象更加饱满生动,较之《搜神记》更加全面具体。

三、总结部分

《聊斋志异》是中国古代文言小说的巅峰之作,全书中涉及女性题材的内容大约有一百九十多篇,塑造的女性形象有二百五十多人,数量众多,反映出来的思想十分复杂,故《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一直备受学者的关注。古今中外不少文学大家都对其进行过研究,其中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指出《聊斋志异》中塑造的女性形象采用的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引发了很多人的思考。我试图通过探索作品中女性形象的特点,思考当代女性形象,并了解作者著书的目的与诉求。

四、参考文献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5元 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文献综述,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外文翻译、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